白话江湖之晓风残月

公子钺桉 发布于

  文/公子钺桉

  才入秋不多时,蝉叫声听着便觉得凄切。一阵急雨刚刚停住。

  东临靠近西门的一条街的茶楼门口,屋檐下坐着一位乞丐,披散头发,衣衫破旧,却不显脏乱,很明显是在躲避刚刚的这阵急雨,他的衣服被地上的雨水溅湿了不少。不过他一点也不在意,手中握着一根竹竿,闭着眼睛打盹。

  才入秋不多时,蝉叫声听着便觉得凄切。一阵急雨刚刚停住。

  东临靠近西门的一条街的茶楼门口,屋檐下坐着一位乞丐,披散头发,衣衫破旧,却不显脏乱,很明显是在躲避刚刚的这阵急雨,他的衣服被地上的雨水溅湿了不少。不过他一点也不在意,手中握着一根竹竿,闭着眼睛打盹。

  雨停了,茶楼的老板出来迎送客人。看到这个乞丐躺在自家茶楼门前,便上前踢醒了乞丐,不耐烦的赶人走。乞丐什么也没有说,便走了,走到了一条河边。刚好旁边是个小渡口。

  渡口上有一群人正在送别。自古以来对多情的人来说最伤心的便是离别,不过有两批人相对来说是例外。乞丐只是坐在河边看着,像是回忆着什么,思索着什么。

  站在渡口的是长都门的门主及其门下弟子。看着挂着“曹”字大旗的船渐渐远去,门主楚天阔原本微笑的脸渐渐变得严肃。
  “爹,曹帮这次谈结亲,怕是狼子野心……”楚霖生问道。

  “住口!”楚天阔厉声道,又语气舒缓继续道,“回去再说。”

  长都门大厅。

  “长都门众弟子听令,所有人在各处人手加强戒备。增加夜间护卫巡逻。” 楚天阔发布。

  众人齐齐领令,散去。

  长都门,后房密室中。说是密室,更像一个小祠堂。

  “霖儿,我不同意与曹帮结亲,曹帮怕是不肯善罢甘休。今日曹帮帮主亲自前来,明面上说是洽谈为儿女结亲之事,其实是想探我长都门口风实力,若不是因为忌惮我们的‘晓风残月’,只怕曹枭洧早就吞并了我们长都门。”

  “晓风残月剑法我们长都门弟子不是大部分都会吗?”楚霖生问道。

  “不。曹帮真正忌惮的晓风残月剑法是晓风残月那一招。《晓风残月》其实是一首词。”

  “爹,我不懂什么意思?晓风残月剑法里并没有这一招啊?”

  “我跟你从头说起吧。”楚天阔整理了一下思绪道,“当年长都门还没有创立的时候,年轻的师祖在外游历,遇到的一位被追杀受伤的老者,师祖因侠义之心出手相救,还一路护送老者回家,那老者的儿子为表感激,就创作了一首词给师祖,当时师祖一看以为只是一首文人墨迹,便没怎么留意,当时那老者的儿子还留下两句诗‘千里烟波藏剑渺,晓风残月始惊鸿’。后来师祖游历到东临城,跟随师祖一起的还有一位女前辈,那位女前辈名叫兰雨初。东临暂居的日子,师祖一有空就反复参详带回来的这首词,却始终不得要领,怎么看都是在描述二人送别之情谊。然而有一次,那兰雨初前辈收到家书需要回家一趟,师祖送别那位兰雨初前辈之时,心中万分不舍,陡然想到那首词,感受其中的萧瑟冷冽竟是与自己的内心完全吻合一般,又想起老者留下的那两句诗,根据那两句诗的提示,师祖忽有所悟,便独自闭关三个月,对着这首词细加参详,更是感悟到了其中的秋风剑意,于是独创出二十三式晓风残月剑法,为了等那位女前辈回来,便留在东临城,创立了长都门。”

  “不过,我记得晓风残月剑法只有二十二式,为什么会缺一式?”

  “当时创立长都门后数年,他始终不甘,他出去寻找那位兰雨初前辈,半年之后回来便已经领悟第二十三式晓风残月,师祖原本想将二十三式全部传授给长都门接任门主,然而每当师祖想要传授时又无法言说,即使演练给弟子看,依旧无人能懂。所以只有历代门主才知晓第二十三式无法传授,无法言说,只能自己感悟!第二十三式才是真正晓风残月剑法最精妙最强的一式。师祖领悟第二十三式之后回来便将长都门交给了下一任门主。长都门历经数代门主领悟多年终究还是参不透这第二十三式。而曹帮之所以忌惮,便是因为当年的曹帮帮主为了抢夺晓风残月剑谱被我们师祖断了双腿,从此曹帮对我们长都门多加忌惮。知晓我们晓风残月剑法来历的人极少,哪怕本门人也知之甚少,事关长都门安危,所以此事千万要保密。”

  “爹,我知道了。”

  楚天阔转动机关,地上打开一个凹型石盒,石盒里放着一个木盒。楚天阔打开了木盒,从中拿出一块布帛,递给楚霖生道,“这是当年师祖带回来的《晓风残月》这首词,你看看。”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好!写的真是好!情真意切!写下这首词的人真是厉害,晓风残月名字也很文气,像是个好风月的读书人,完全不是剑道高手。本门诸多剑招均出于此,果然不同凡响。”楚霖生读完之后有些激动,自语道。

  “霖儿,你看完可有什么领悟?”楚天阔关切的试探问道。

  楚霖生从激动中清醒过来,有些失落,“孩儿愚钝,没有领悟到什么,只觉得情真意切,写的极好。”

  “唉!”楚天阔不着痕迹地叹一口气道,“也不能怪你。”

  “爹,那我们该怎么办?”楚霖生立马想到逃走,“要不我们离开东临城?”

  “要离开谈何容易,门下那么多店铺和漕运生意怎么办?即使我们真的不顾这些身外之物,门下弟子怎么办?即使我们肯走,只怕他曹帮还不肯放我们走。”

  “他曹帮真的可以这么不讲道理吗?”楚霖生听完父亲的讲述,感到有些绝望。

  “江湖有时候就是不讲道理的。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们绝不会任人宰割。曹帮并不知道我们缺少最后一招。所以此事万万不可透露半分,否则长都门大难临头。”楚天阔再三叮嘱道。

  “爹,我记住了。”楚霖生道,又在心里默默下定决心,“我一定要领悟晓风残月。”

  夜深了,入秋的月很圆。月圆的夜很适合杀人。
  十八道黑衣身影,从西门的大街上快速移动着。看不清脸,只露出眼睛。每个人都提着一把漆黑的大刀,像是月下的鬼影子一般。

  不多时跃进长都门后院。

  “有刺客!”巡逻护卫弟子喊完之后便没了生机。

  不断的有长都门弟子赶来。一场大战,乱作一团。

  楚天阔眼看弟子人多依旧不敌,依旧死伤,便知来是江湖一等一的高手。喊了一声“退下!”众弟子便退回到自己身前,依旧摆开门户,谁都知道,蒙着面深夜到访,来者不善。

  一时间,长都门与十八道黑衣人形成对峙。

  “霖儿,想不到他们来的这么快,看来今晚凶多吉少了,你赶紧走!我拖住他们!”楚天阔急切的对身旁的儿子楚霖生道。楚天阔自信自己的二十二式晓风残月剑法熟练及变化可以以一敌五而不败,但是今晚来了十八人,三倍有余。说完也没管儿子是否听进去,楚天阔上前一步迎上凛冽的杀气道,“你们要杀的是我吧?”

  众黑衣人无人应答,楚天阔认为这无声的回答是默认。

  “若是一定要杀我,请诸位放过我长都门弟子!”

  众黑衣人依旧沉默。

  “布晓风残月阵!”楚天阔一声令下。

  众弟子得令,一百位弟子便按照平时演练的阵法,将十八位黑衣人团团围住。楚天阔一个纵身,跃至阵中,这一百零一人的晓风残月大阵,是长都门历代门主,为了弥补晓风残月剑法最后一招丢失的缺陷,不断完善,如今在楚天阔的手中训练改进二十年有余,列阵弟子都是经过层层筛选考验,勒令严格保密。这一百位弟子是晓风残月剑法最熟练,资质最佳的弟子,是长都门精英。只是同时面对十八位江湖一等一的高手,这也是第一次,楚天阔心中真的没有十足把握。

  十八位黑衣人齐齐出手冲阵,楚天阔居中指挥,引导阵法变化。一时间倒也占的难分高下。战了小半个时辰,十八位黑衣人有几位身上均已经挂了伤,楚天阔眼见阵法威力不弱尚能应付,心下稍安。突然其中一位黑衣人高喊道,“还不动手!”

  楚天阔心中一紧,满心防备是否有人偷袭而来。只听得一声声惨叫,两位弟子突然杀了身边的弟子,几位弟子措手不及,顿时倒下好几人。几位黑衣人眼见阵破,齐齐冲至。楚天阔眼看着自己的门下弟子一个个倒下。于心不忍,最终还是下令剩余弟子退出战斗。大战又停了下来。

  两位杀戮同门的弟子也跟在黑衣人旁边。只是黑衣人并不在意,不等二人讲话,一刀一个,二人齐齐毙命。

  “杀!”十八位黑衣人齐齐上前。

  一道影子似飞流直下,直直立在两方中间,十八位黑衣人齐齐被这突如其来的气势逼停,不少人被这强劲内力震得退后数步。落地才发现竟是一根竹竿。

  紧接着一道身影,从天而降,立在竹竿旁边。披散头发,衣衫破旧,却不显脏乱。这正是白日里躲雨的乞丐。

  “你出一千八百两,这些人的命,我替你收了,怎么样?”一位中年人转过身问楚天阔。

  “别说一千八百两,多少钱都行!我出五千两买他们的命!”楚天阔眼见还要希望。

  “我只要一千八百两,你若不肯,我走,这生意不做了。”乞丐坚持道。

  楚天阔一听,急了,急忙道,“我答应你,成交,就一千八百两。”他从没见过这么奇怪的人,多给钱还不要。

  “一千八百两,已经很给他们面子了。”乞丐道,又转头向十八位黑衣人道,“一起上吧。”

  十八位黑衣齐齐前掠,大刀直指乞丐眉心。强大的压迫,吹的乞丐散乱的头发飘起。

  乞丐握着竹竿,轻轻一提,拔出一柄剑,拔出的很慢,可以看出剑身比普通的剑略窄,隐约可以看到锈迹。一剑刺出,剑光闪耀,乞丐又慢慢的把剑还原。像是他刚刚拔出来看一眼,又把剑放回去了一般。

  接着听到十八个人落地的声音。

  “你到底是谁?”领先的一位黑衣人道。

  “咳咳…我从不跟死人讲话,那样很不吉利。”乞丐像是有些累了轻轻咳嗽,接着道。

  十八位黑衣人想再次动手,却意外的齐齐倒地。楚天阔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他没有看清这个乞丐怎么出手的,也无法看出他的来历,江湖上有名的厉害人物皆对不上号。长都门弟子个个满脸惊骇,他们很难接受一个乞丐在一瞬间杀了十八位一等一的高手。

  “好了,咱们的生意我该做的我已经做了,该你付一千八百两了,付钱吧!”乞丐像是做了一间很平常的事,完全不在意,只是惦记着交易。

  “来人,去库房取来一千八百两。”楚天阔吩咐弟子,又上前对着乞丐鞠躬一礼,“多谢前辈救命之恩,我等无以为报。恳请前辈留下小住,我们好生招待。”

  “免了,这是我与你刚才的交易,你给了一千八百两就两清了。”乞丐坚持道,想了想又道,“虽然我与那人交易救你们一次。不过什么时候救,什么方法救,取决于我,所以我并没食言,我已经完成我与那人的交易承诺,我还要去找他收账。”

  乞丐拿了一千八百两便纵身一跃翩翩离去。

  “长都门暂时安全了。只是不知是谁在暗中相助我长都门。”楚天阔心中稍安,只是没来得及问那人是谁。

  楚天阔命人处理满地的尸体,发现十八位黑衣人身上,竟然全无伤口。

  第二天,曹帮总舵。

  曹枭洧看天亮迟迟没有人回禀。他知道答案了。有时候没有回音,也是一种答案。“晓风残月果然厉害,十八位高手有去无回!再派人潜伏只会更难,长都门短时间拿不下了。”

  “爹,咱们换种方法,反正楚家人没同意结亲,也没见过我,不如我去接近楚霖生让他爱上我,拿到晓风残月的秘密,我再离开他,这样如果爹爹也学会了晓风残月便不用再忌惮长都门了。”曹筱玲道。

  “玲儿,这个任务可不简单,而且事关你的终身大事”曹枭洧沉思片刻之后道,“你可考虑清楚了?”

  “考虑清楚了,只要能帮爹爹分担,壮大咱们曹帮,我觉得很开心。”

  “好,我的女儿果然有巾帼之气。哈哈……”曹枭洧很开心的哈哈大笑。

  “帮主,若以此计,定能釜底抽薪。”曹帮军师杨柳岸随声附和,他的内心感觉到,他的计划又进了一步。

  “你看,杨军师也觉得这个计划可行。” 曹筱玲道。

  “好,就这么办。此事就让玲儿负责,杨军师全力辅佐你。”

  只是曹筱玲不知道当她真的这样做时,晓风残月将会真正的重现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