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涯之戚

公子钺桉 发布于

  年轻雨着急淋,淋到心疼,像掉下的情歌,忧伤的音符,滴打着嘴唇。天真,是最洁白的云,配着深蓝的青春作背景。 靠近,如借风纸鸢,还看风从远山,吹来多少缘分。

  下个季节,风还会来,那时心情当会不再。雨又从天而降,像流星一样发光。梦也不知不觉,带着记忆回乡。情绪凋零着旋律,思念堕落成月光。海水依旧亲吻岸石,夜幕之后仍是天亮。

  阴沉的空气里,温度漠然地释放。流放的季节中,心情永如石岗。那年的花园中,摇摆的枫叶印着唇痕,散落的樱花满是哀伤。那年的石桥上,褶皱的湖水冥想着湛蓝,成群的游船孤单淌荡。

  呵!是我忘了睁眼,还是周围本就无光,是太阳忘了升起,还是记忆本就悲怆?光阴忘了流转,信仰病入膏肓。晨风微起时,心渊随境凉。一场雨如庆贺的歌。一阵风似轮回的场。

  如是。青丝日渐渗血,眼神凝霜又转坚冰,灵魂炼烧成了石,苍老的石茧下,篆刻着一层又一层的封印。隐约可见,一道模糊背影。漫长的流光,溪水近竭又依稀叮铃。

  灰白的黎明调侃孤独的路灯,睡梦里的人听不见凄雨呻吟。那一片空地无人,谁不想化作风筝,飞跃九天化星辰。跨出吻别的门,谁还认得清车辙碾下的痕。雷光闪奕,长发如针。

  瞧!烟雨迷离中,蠢得像个人。

  2020年9月

  于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