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首歌让我们不期而遇

公子钺桉 发布于

  文/公子钺桉

我们曾一起听过的歌,将永远连接着我们的情谊。 ——公子钺桉

  故事发生在2017年冬天。

  那阵子,王二刚好与同事们去广州出差,那时王二是个网站编辑,有时候也会做一些文案策划,专题策划的事,这次去广州是因为公司参加行业展会。其实在上海的冬天还是蛮冷的,不过广州却并没有那么冷。

  展会的最后一天,所有的事情都办完了,东西收拾完之后,领导带着同事一起吃个饭。王二当然也是一起的。忙了几天,同事都看着有些疲惫,索性就在附近的地方吃点,吃饭的地方是一个小餐馆,不是很大,但放着歌曲。

  王二没有参与同事们的点菜,自己拿出手机,准备记录一点这次出差的东西。有些手机拍的照片,王二随意的浏览着。

  歌曲换了,王二听到了熟悉的旋律,FIR的《千年之恋》,王二翻着照片,巧的是恰好看微子的照片,照片是去年才拍的,王二突然想起来,今年试着联系过微子几次,却始终没有回音。

  微子是王二的朋友,从上小学的时候就慢慢成了要好的朋友,到现在依旧一直很好,基本上是属于无话不谈的那种,当然也绝不会有男女之情的那种,有时候就是这样,两个人的关系会一直要好,可以无话不说,但绝不会是相互喜欢。

  前些年几个朋友一起合租,就是整租的那种,有两间房。当时王二和微子也是一起的,,王二还经常嬉皮笑脸地和微子说,”今晚要不你来跟我睡吧,我感觉我需要一个女朋友啊!”微子却很无奈又无语地笑着扯开话题,”你家里不是给你介绍了吗?怎么样没有看上吗……”,接着又是有一茬没一茬的聊着。

  两个人从上学就是很要好的朋友,这样的聊天不会觉得是”耍流氓”,反而看着相当自然,即使当时的我也在场,我依旧觉得这是两个好朋友之间的内心倾诉。

  王二记得有这么个朋友。这首熟悉的歌也是,王二印象很深刻地记得,中学的时候,和微子是同桌,座位也比较靠门口一点,有一次课间休息,微子拿出自己的单放机和王二一起听,王二还不自觉地哼唱了起来,王二哼唱的入迷,老师进了教师看王二半天也没有说什么。王二记得当时和微子一起听的就是这首FIR的《千年之恋》。

  王二给微子发了一条短信,”我在广州出差,和同事聚餐,现在在播放千年年之恋”。王二知道微子为什么不愿和这些朋友联系,在好几个月之前,微子都跟我们几个朋友说过她的故事,之后才没有了联系。

图片来自三无上进青年

  王二不确定是否可以联系到这个杳无音信的朋友,直到王二看到了短信提示,”你不会是要我请你吃饭吧?”看到这条有点“毫不客气”的短信,王二很开心,自己笑了但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反正现在菜还没上,于是决定给微子打个电话。

  电话那头:”你在广州?我以为你知道我在广州呢!”

  ”我猜你应该在啊,之前联系过几次你也没有回音。”

  ”几个月之前我跟你们都讲过的呀,事情还是很糟糕,两年过了大半,还好……你出差还有时间吗?要是有时间我带你去点都德吃上一顿啊!”

  出差事情刚好今天全部结束,领导说明天可以自由活动,晚上回沪。你说巧不巧,这饭就该你请我吃啊!”

  ”哈哈哈…好啊,明天我带你去吃点都德。”

  ”好,那就这么定了。我先去吃饭了,明天见。”

  ”你还没吃啊,那你赶紧去吃吧,挂了!明天我发地址给你。”

  第二天,王二一身西装白衬衣的工作装,按着微子发来的地址,见了面。就跟许多其他老朋友见面一样,不论相隔多久没见,只要见了面就像昨天才见过一般。

  到了点都德,微子点了一笼蜜汁叉烧包,百合酱蒸凤爪,糯米鸡,一人一分果汁。虽然不是周末,但是人依旧还是不少,等菜的时间又聊着各自的生活各自的烦恼,聊聊自己现在的生活,然后未来的打算等等。

  下午王二又陪着微子到处走走去逛街散步,不时有一茬没一茬的聊着看见的物件。晚饭之后,微子已经习惯着跑步,王二也跟着微子围着海珠湖跑了几圈。穿着西装皮鞋跑步,这可能是第一次,不对王二来说,即使在广州出差短暂逗留,有个朋友在便觉得生活不孤单。

  那天,王二不记得吃过的食物的味道,晚上在不期而遇的喜悦中踏上返沪的列车。其实我们心里都知道,我们曾一起听过的歌,将会永远连接着我们的情谊。

图片来自网络

  后记

  故事是我与王二聊天的时候,他讲述的亲身经历的故事,我也稍加改编,方得此文。朋友,也都是真实的朋友。不期而遇,也许表达还不够完美而确切,但是却是当我问他这经历叫什么的时候,王二第一个想到的词,就是不期而遇,于是我便用了。有时候,很久没有联系,但是不代表没有牵挂。何不好好生活,也许你远方的朋友也在默默牵挂着你。就像文中所述,我们心里都知道,我们曾经一起听过的歌,将会永远连接着我们的情谊。你是否也有一个许久不曾联系的好朋友呢?

  2020年7月12日

  于上海